• 蒲小川:破解“金融—科技—产业”协同难题,培育追赶超越内生动力
    时间:2017-09-10来源:编辑:张佳妮

          2017中国•西安金融产业博览会暨新丝路金融合作高峰论坛,于9月8日在西安盛大开幕。陕西金控集团董事,上海义禧(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蒲小川在主题论坛上分享了破解“金融—科技—产业”协同难题。

     

          以下为陕西金控集团董事,上海义禧(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蒲小川的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今天我想就一个问题,金融、科技、产业协同问题和大家做一些交流。

          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做这么几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技术、资本、人才、信息优势,充分借鉴上海金融中心和自贸区建设先行先试的经验和教训,扎根西部做事。第二个事,我们把多种金融工具与实体经济,特别是与战略性新兴产业结合。第三个是由陕西省绝咨委安排,作为组长带领专门小组系统研究了陕西地方金融的发展问题以及区域金融结构问题。第一个结论是金融,是陕西实现追赶超越的目标。其二,陕西经济发展仍然存在问题,在未来1到10年投资拉动仍然是它的主要方式。现在的金融体系,金融风险和金融市场,在“十三五”过程中我们对金融资源的缺口大概有1/3,这是背景,让我们观察并注意到金融产业的协同问题。

          第二个方面我想讲讲区域金融的核心要素。在区域经济的核心要素当中,我想应该是包括几个方面,金融、科技和产业。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是科技和产业的重要支撑,对陕西来说金融特别是地方金融,是陕西追赶超越的新动力。这里有一个问题,我们把陕西这个地方总的金融体系叫做区域经济,这个区域经济体仔细分析有几个核心,第一部分是国家的金融。大概95%的金融资源在中央手里或者在地方政府手里,可以支配的能力是3%左右。市长市委书记可支配的是1.5%,由于内部的管理体系,资本总量一定是在发达地区倾斜。省外、国外这些金融机构在陕西这么一个内陆来说,不像上海这样的发达地方,规模大的金融机构在这里都有分支机构。但是西安占的金融比例非常小。其他的部分在地方政府和地方企业手上的金融机构我们叫做地方金融,第一个95%甚至99%以上的控股权都在地方手上。我们从职能角度来说,这部分是陕西经济发展的一个动力,可以培育新的动力。

          科技是产业发展和产业革命的源泉合动力,就全球产业革命而言,每一次产业革命的兴起都源于科技创新,成于金融创新。产业是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它是各种要素集聚的主体。科技和金融是经济发展的两个强劲的要素。

          如何来配解协同问题,培育内生动力。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也注意到,对系统的问题进行了研究。我们首先看一下产业,科技和产业之间的关系?我们经常讲这么一句话,总书记也这么说,所谓的科技和产业是两张皮的问题,科技型成果转化问题,我们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也做出比较新颖的科技成果的支撑。在两者之间实际上至少存在五个问题需要解决:

          第一个是理念问题。说到理念大家会觉得是主题,在科技和产业之间确实存在理念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机制的问题。一个是评价机制,一个是分配机制。科技人员不能解决经济的问题,去年我们国家的科技成果转化法修订之后,已经把科技成果转化扣除直接成本,50%以上由科学家分配。现在高于50%,在现实操作过程中已经做到80%到90%,这样就把分配问题解决了。第三个问题就是产业的前沿共性及关键技术问题。一个科技成果它不可能是单一的成果成为产品,以手机为例,一个手机里面有上万个零部件,一个产品形成产业它也是这样,有很多配套技术。第四个问题是首次商业化的问题。首次商业化问题也十分重要,如果以金融为支撑,把这个技术做成产品。第二个针对这个过程,事实上对于科学家的价值和科技成果的价值进行了商业化,这个为前面提供了操作的依据。最后一个是优势企业和产业集群培育的问题。当我们产业发展好了以后,产业的发展会产生市场需求和市场需要的东西。这个就是我们所关注的产业和科技之间的互动关系。

          我们再看看金融和产业的互动关系,金融对产业支撑是通过三种,一是财政支持,二是银行信贷支持,第三个是非银行的组合工具。政府性的财政资金对于产业支撑它是一种重要的基础性。但是,政府的财政资金只是对于涉及到消费者民生的事情提供支持,银行的体系作为国家金融的主体力量,他对产业的支撑会进一步加大。第三个是非银行体系的组合工具,比如说以基金为主,这个恰恰是企业转型升级所需要的力量。产业的发展对金融业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市场基础。

          金融和科技的关系,我们通俗的理解成金融对科技的支撑,我前面所说的提供组合工具对科技提供强劲的支持。过去让金融机构的部门现在我们通过手机的终端可以做到,这个可以影响未来的生活和企业发展的重要的变化。第二个就是现在生产、消费、社交的场景化形成金融工具。我们都感觉到消费的场景化像支付宝,社交的金融工具像微信支付。我们解决单一的科技问题,解决单一的产业问题,我们需要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才能形成我们追赶超越的内生动力。

          下面讲的第四个问题是,在破解科技、金融、产业的协同问题,在陕西西安已经形成一个国家战略。一个是所谓的现在大家非常关注的一院一所模式,这个里面有一个小的故事。总书记听完汇报以后,说陕西的一院一所模式是一个重要的突破。我们还有西北有色院,由于总书记高度关注,我们多次到这里调研,我们想研究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的团队到有色院进行了深入的学习。分析下来他们非常有特点,光机所的特点就是开放办所,重视技术和市场的融合、技术和资本的融合、技术和社会的融合。有色院由于是比较成功的培育一批高科技的企业,比如西部超导,他们走的是一条由研究院控股,公司经营管理层和骨干入股,吸引战略投资者参股。他们发展的路径有所不同,一个是控股,一个是不控股,所以培育了很多市场化运作的企业。西北有色院培育了很多明星企业,在资本市场中非常受欢迎的企业,他们走的模式让我想到在中国改革开放早期的苏南模式和温州模式,我想不管是什么模式,他们解决了我前面所表述的问题。我觉得一院一所模式实际上已经实现了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