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贾康: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带来的变化与机遇。
    时间:2017-09-10来源:西部网编辑:张佳妮

          2017中国•西安金融产业博览会暨新丝路金融合作高峰论坛,于9月8日在西安盛大开幕。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导,中国财政学会顾问,中国财政学会PPP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库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市等多家人民政府咨询委员,北京大学等多家高校特聘教授贾康在主题论坛上分享了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带来的变化与机遇。

     

          以下为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导,中国财政学会顾问,中国财政学会PPP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库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市等多家人民政府咨询委员,北京大学等多家高校特聘教授贾康的演讲实录:

     

          谢谢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好!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做交流,我知道一天的会议各位已经感受到疲劳,我尽量把自己汇报的内容说的简洁一点。中央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自己谈一下它要领的理解,要联系到按照这样一个精神我们怎么认识金融创新发展,深化改革这方面的相关变化的机遇。

          首先我要谈一下我怎么看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基本指导精神,各位在这方面都十分关注。如果做一个提炼,应该浓缩三个方面,首先这个工作会议的精神是特别强调金融怎么样为实体经济服务。从实体上来说,金融无论怎么重要,它的出发点和归宿一定要落到实体经济的发展,在中国实体经济在前面这些年发展基础上要向上升级,要冲破天花板,真正打造升级版。第二个非常重要的精神就是要以多方协调配合的措施防范系统性风险。这个概念其实早就在谈,这次会议我认为它是进一步的强调,而且非常清晰的落在一定避免出现系统性风险上。怎么样避免?可以领会的就是,要从一些局部,从一些突出的风险因素这方面早预警,早防范,争取有效的杜绝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第三个最基本的精神,要积极深化金融改革:完善市场约束机制、扩大开放提高效率。再次强调扩大开放,改革开放要落到以改革提高绩效,使金融体系运作的更有效率这样的结果导向上。除了这三个重要的精神是不是可以说要把握的变化有“三大”:大局观,大监管,大框架,这是对应三个前面基本精神的。

          大局观,金融它一定要正本清源,纠正脱实向虚的自我循环。中央的精神都是有所指,强调为实体经济发展升级换代服务,金融不能够过于的虚化。金融往往满足这样一种自我循环的脱实向虚的表面上的警惕和繁荣,这是背离了金融最基本的追求。正本清源在这方面是一个大局观,金融一定要为全局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全局对应的中国要完成现代化的整个发展过程,最后达到战略目标。前面早在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三步走的现代化发展战略,前两步经过实验之后,第三步我们下一个结点目标是全面小康,全面小康以后还要有后劲去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瞄准2049、2050年中国梦,伟大民族复兴的战略目标的实现。大局观下的金融,它需要有有效的防范风险,大监管。

          第二个概念非常重要的突破,在金融工作会议上明确了要建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这样一个机构,以这样一个机构协调一行三会,这个也是在生活中大家议论好久的事情。一行三会有人认为要进行一个大布置的合并,我观察在实际生活中间它有各种难度。但是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协调这一行三会,追求的效果是比较痛快的,至少在逻辑上是由一行三会归属的,由它来协调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它来牵头的。

          第三个是大框架,我的理解在稳字当头,继续对于金融风险加以防范,其实也针对前一段时间创新中间的互联网金融的风险因素加以约束个防范。对于一段时间在金融市场和整个资本市场显资的股权投资带来一些明显的风险因素和各个方面不安的情况下,要处理好防范风险的同时,把金融整个体系在深化改革中间形成一个商业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协调配套的大系统。反复强调的普惠金融,绿色金融,开发性金融,小微金融还有金融精准扶贫等等,在我看来都是有非常明显的政策色彩的。其实是讨论了多年,势必还要存在一个政策性金融体系,这两个体系怎么样能够比较好的协调,是一个挑战性的问题。在这个大框架下,不能够简单的把普惠金融的概念硬塞进商业性金融这个概念之下。我观察现在在很多场合,人们还有意无意的避谈政策性金融这个概念,大家一定要注意十八大之后,中央的文件里非常明确的重申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这样的概念,我觉得在这次金融工作会议之后是否可以更加放开一些。在两种金融怎么样协调的大框架下来讨论现实问题。这是前面的概括性的对于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的理解。

          下面我想从发展大趋势和把握机遇来看,谈一下我认为必须抓住的金融创新发展的六个势在必行。

          第一个以金融创新支持实体经济升级换代势在必行。这是在重复前面金融工作会议第一条,要展开说一下。邓小平当年就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非常重要,高度肯定它的重要性。实际生活中间我们还要提防,金融如果发展中间出了问题,比如说过渡的脱实向虚,它可能变成空心。核心变成空心,最大的教训就是亚洲金融危机和世界金融危机。美国人自己点燃的世界金融危机,在金融创新方面全球领先,做的风生水起的时候过了头,这个核心空心化了。它从一个开起来给老百姓带来实际好处的,不需要抵押的次贷开始,老百姓可以在无抵押的情况下利用刺激贷款购买自己的产权房,按我们的说法是给民生带来实惠的金融工具。从它开始,这种次贷证券化,又从广泛的证券化推进到衍生工具化,这个衍生工具化越来越五花八门,泡沫化了,核心变成空心以后它触动的金融海啸,再往后触发金融海啸以后又演变成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我们中国自己其实已经看清楚这种教训。

          我想简单说一下温州,我一直高度关注局部样板的意义。上个世纪80年代充满争议,在混沌状态中间走到90年代,越来越多的是亮点。创新创业活动经历了假冒伪劣横行的阶段以后,政府比较开明,没有把这些经济活动掐死,逐渐引入正道。到了90年代初,当时在政治方面寻找保护色的非驴非马的股份合作制来做产权方面的升级。前面戴红帽子的个体企业开始按照股份合作的方式,好象更规范的形式要寻求对接。这样走到了以后的温州,又把股份合作这个概念洋气了,变成了标准的现代企业制度的股份制,其中有一批企业做大了,在当地可以称为大企业,产权制度的企业。到了跑路事件的时候,非常遗憾,温州辖区内的几十个成规模的大企业纷纷资金链断裂,开始的眼镜大王所在的企业撑不住跑路开始,出现局部危机的局面。他特殊处理,政府紧急介入,想方设法平息事态。这个前面的逻辑在温州实体经济发展前面看起来有声有色过程中,隐含着常规经营被边缘化,可以成为灰色金融的很多中利贷,然后对接的是高利贷。温州炒房团曾经在本地完成了原始积累的很多民间资本资金的持有者,他没有能够找到好的机制,把资金支撑实体经济更新换代的发展,而进入快进快出的炒作,迅速到外面炒房。这个炒房团失败了以后,宁可去炒绿豆,炒大蒜,他就是不能够和常规金融体系合为一体,来支持自己温州辖区之内实体经济的升级。在世界性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最后走到了临界点。跑路事件发生之后,等到事态平静下来,看到的是产业空心化这个矛盾明显暴露。温州的痛失好局非常值得总结,时间关系不展开说。但是从原来看起来的后发优势,到了某个结点上过不去了,是发人深思的。长三角的温州痛失好局的情况下,如果在增长极区域,包括到了东莞复制出来的话,中国前景必然是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但是要千方百计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现在强调金融一定要支持实体经济升级换代,它有现代的样板,这方面的教训摆在那。温州当时看起来非常活跃,非常繁荣的局面实际上是常规金融边缘化,高利贷在很多的场合唱独角,这不是可持续的状态。

          第二个是以金融多样化改革形成无缝对接的金融—资本市场势在必行。我理解的所谓无缝对接,整个的经济生活中间各种各样的发展,它所需要的有对应性的金融产品应该形成全光谱。各种各样金融产品的多样化如果能够全光谱化,需要一个制度机制上面过渡消除垄断这样一个问题。说到金融领域里的过渡垄断因素,央行的领导还有金融界的一些有影响的企业家,往往不服气,我在一些场合也听到他们说中国放眼看去,整个金融系统1000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在天天竞争,还说我们垄断因素。我认为这个事情可以反证,如果说一个要素相对充分流动的市场,它出来的产品一定是多样化的,他在实体经济表现上应该是出现了短缺垄断以后,能够加以校正的。但我观察下来,我不说三农,不说新农村建设,小微企业等等。就说中心区,我所在的财政部科研所下面,楼下有一个北京银行,这是从原来默默无闻的城市信用社发展起来的中型银行。进入这个营业厅接受金融服务,领号有领到30多号,如果领的是20多号你会认为今天还不错,今天这个队还不太长。我在繁忙工作中觉得这是难以容忍的短缺状态,中国经济生活中也很少碰到这种严重短缺的局面。当然我们在养老还存在明显的瓶颈短缺,在金融方面出现这个短缺,我们接着要问为什么我看到的北京银行营业厅10多年始终不能缓解这种短缺状态。我在北京碰到其他也不少银行的金融机构的营业场所,也是多年来处于这样的供不应求的状态。要素流动一定是不充分的,要素流动的充分一定是有过渡垄断因素的。

          这是今年上半年的一个表格,左边是中国排在前面的这些企业,前面十位全是银行。到了十一、十二位带有垄断性质的有中石化、神华。右边是美国的有影响的企业,有的是跨国公司的企业,它这边是苹果打头,没有银行,有很多其他的企业。我们具体化一下,这些排在前面的企业利润来看,美国是相对匀称的状态,第一位是软件和服务业,第二是银行,后面有技术硬件、设备。这里面看得出来,利润规模最大和最低的,整个是多样化的。中国银行一个行业遥遥领先,其他行业望尘莫及。促成这样两个不同的格局,我的解释就是,我们的银行是不是得到更多的垄断因素,使要素流动不足,才能出现这样的利润,它比别的行业高出那么多很特殊的情况。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要把要素流动更充分化,金融产品多样化,我们寻求要以各种各样的潜力调动起来以后,传统常规金融的低利贷,小额贷款公司是中利贷,各种类别期限方式的金融产品,各有对应,无缝连接在一起,形成对实体经济层面,市场主体和成为融资需求的整个共性体系。这个共性体系应该把高利贷边缘化挤出去,这才是所谓健康的金融生态。温州的高利贷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其他的地方怎么样。今年上半年网上沸沸扬扬的乳母事件发生在山东,后面的经济因素的背景就是高利贷,高利贷把矛盾激发,促生震动全国的乳母事件。我们要警惕,经济问题的社会化和政治化往往就是从这样一些事情,从经济层面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如果说前面讲的金融系统要使产品多样化,顺理成章说第三个势在必行。

          第三个是以健康、可持续的政策性融资体系匹配金融创新支持超常规发展势在必行。我始终是这样一个认识框架,也是前面强调的,我理解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的大框架。商业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在中国都必须提升到战略层面考虑,让这两个系统能够有效的结合,来形成整个金融的有效供给。中国政策金融发展的曲折与争议今天就不说了,国际经验是非常明显的。从英国说起,到美国,再到二战后迅速崛起的日本,他们都有多年的政策性金融体系的逆行。我们现在所说到的一系列概念,小微、绿色、普惠等等,带有强烈政策色彩的金融都要归入政策性金融体系,来形成长期可持续的供给机制。政策性金融其他的表述归结到要解决实际问题,你既然在常规的商业性金融,一般的靠市场决定它的金融性质旁边,还要注入政策性的因素。这个政策性的因素就带来整个金融逆行的双轨,这个双轨是我们无法避免的。既然是双轨,它类似于我们现在住房这方面的保障轨和市场轨,也必然在很长时间是双轨运行的,必然带来一个风险,处理不好,就把这个事情搞的乌烟瘴气。在政策性金融健康发展里面,一定要找到好的机制。政策性金融机构和银行的企业,作为后盾支持的财政,在整个的运行过程中间不能说把风险简单的推到某一个主体上。比如有人理解,政策支持,财政为后盾资金,财政就应该把风险兜起来。不对,财政如果兜起来了,这个机制就是一个不好的,马上产生道德风险的无底洞的,不可持续的机制,一定要风险共担。

          第二个非常关键的是支持对象规范化的遴选非常重要。我们已经看到很多现实生活中间的经济案例,比如说在杭州早早就有区域级的财政拿出资金,把原来支持科技型小型企业发展的,把消耗型的资金变成循环型,它进入一个产业基金,这个产业基金对应的遴选的机制是大家出股份,财政这个股是特殊的,不要求分红的股。总体的风险压低以后,吸引民营资本积极进入。支持对象是所有的股东方,再加上科技局,加上一些专家,走阳光化的途径,可考虑支持对象里面通过遴选可以支持的安排。不敢说这样做就能够做一个成功例子,但是这样一个支持过程变成有公信力的,这个支持过程中出现失误是可以交代的,引用纳税人的钱,用财政作为后盾,在这里允许试错,允许出现失误,这个过程在提高管理水平的时候,压低失败的比例,使整个发展过程变的越来越健康,而且会产生可持续性。这两个机制的建设都是非常重要的,政策性金融里面的要领。总的来说,我认为财政为后盾政策性金融体系应该体现在政策性资金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信贷式放大,和我们过去的贴息、政策性信用担保到现在多种形式的平台、产业、基金,政府引导。最关键的是资金筹集以后,他应该要找到好的运作机制。因为我知道现在地方政府已经积极在组织和运用产业引导基金,特别强调母基金,这个基金绝对不能出去大包大揽。下面子基金里面,有特定的团队独立决策,来决定支持什么项目,去承担风险。这个团队里面还有风投,把他们的意义和风险跟投资项目捆在一起,政府这个资金不要想你有一个好的愿望以后就变成大包大揽的基金。这个是随着我们进一步探索的。

          第四个在金融创新中对接互联网为代表的第三次产业革命势在必行“互联网+”金融。这是重要的机遇,虽然现在大家感觉互联网金融出了一些问题,主要就是P 2 P平台里面有很多不良现象,有一些在全局有影响的不良案例。但是从大方向上来说,还是要坚持发展中规范放在前面。现在规范中发展是有必要的,某些阶段稍微稳一稳,把探索人的风险按照规范中发展去约束,整个的发展潮流要有这样一个允许试错,给出试错弹性空间的这样的考虑。总体来说不能够和产业革命这个历史机遇擦肩而过,与科技创新支持的互联网+和金融的融合,它带来的颠覆性创新的特征,这个一旦变成现实,我们发展就能超常规,在追赶过程中最后能够赶超,支撑现代化战略目标的实现。实际生活中我始终认为,所谓互联网金融一定是相互融合,不是说互联网否定金融或者金融否定互联网,而是互相渗透,互相融合,相得益彰的。在某些局面看起来有一定竞争性,但是从长远来看,从全局来看这是一个融合的过程。以后的金融一定要对应新技术、大数据、云计算时代,走到移动互联,万物互联。以后一定是有移动经济,移动金融,移动保险,移动金融服务。现在实际上很多人在移动状态下用手机处理很多的金融交易事项,移动商务和移动金融也是浑然一体,是这样一个趋势。所以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创新对我们整个金融发展的重大意义,处理好发展中规范,规范中发展这一对矛盾关系。

          第五个今后以PPP等投融资机制创新支持“聪明投资”有效投资和民生改进势在必行。现在重要的公共工程,基础设施,产业集群,建设运营,国土开发等非常有影响的投资领域里面,融资机制是对接到,也和政策性金融机制有内在关联的PPP。政府的政策配一个顶层规划的国土开发,再配上现在这样从原来政府和企业分道扬镳,划清分界线,螺旋形上升到政府和企业可以在特定领域里面以合作伙伴的关系一起做事,达到这样升级以后,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政府有限的一些资源可以四两拨千斤似的产生成熟放大效应,把好事做实,实事做好,民生改进做的更快,发展更有后劲。这种政府、企业、专业机构合在一起,1+1+1大于3的绩效提升机制,是PPP真正的优越性之所在。直观的看是政府有了融资方面的创新,可以把政府体外的钱拉过来办事。但更重要的意义是管理模式的创新,绩效的提升。千千万万个PPP的项目合在一起,一定是中国治理体系创新层面上的贡献,是整个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中间的一个重点创新事项就是PPP。虽然现在还有很多疑惑,但是大方向在这儿,要领越来越清晰,我们觉得这也是一个今后金融创新发展势在必行的重要领域。

          第六个在金融改革中积极创造条件实行资本项目下可兑换而决定性地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势在必行。这是一个最后的考验,多少行长一反常态,那么谨慎的认为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兑换基本条件已经成熟,但后来有学者反对。经过2015年下半年汇率风波等等,反对意见合理成分也比较明显,我们要审慎的处理这样一个高风险的问题。但是他们强调的大方向是非常明确的,我认为是无可怀疑的。中国要真正在现代化道路上发展起来,人民币真正国际化,必须要有一个框架上的资本向下人民币可兑换,否则潜在的持人民币的主体会欣然的把人民币看成一个真正的硬通货,这个问题解决以后还要有一个市场上的认识期和考验期。资本项目下可兑换了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主体把人民币真正的持有,不光作为结算手段,而且作为贮藏手段,这是一个渠道发展过程。前提是我们要积极的准备着,创造条件,找到合适的时机,经受这种自拆防火墙的考验,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

          这是想向各位汇报的最基本的内容,已经占了大家比较多的时间,非常感谢各位耐心听我汇报这些不成熟的想法,谢谢大家。

  • 2017中国·西安金融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西安金博会)将于9月8日-10日在西安曲江国际会展中心B2、B3馆举行。西安金博会以“一带一路”及大西安建设为契机,以服务西部金融中心建设为宗旨,旨在全面展示西安金融产业改革和创新成果,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成就,金融支持文化产业发展,展示金融支持自贸区创新发展,展示普惠金融、绿色金融、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以及金融助力精准扶贫。【详情】
    将围绕绕“构建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区域性金融中心”这一目标,举办“2017新丝路金融合作高峰论坛”,邀请国际国内顶尖经济学家、金融专家为西安金融产业发展出谋划策、拓展视野。【详情】